【案例】

某甲開設健身房,因經營成效不錯,開放某乙加盟。乙支付加盟金及權利金與甲,約定由甲授權其商標使用及經營know-how等一致化服務。某丙至乙加盟店運動健身,因乙加盟店疏於對運動器材為管理維護,器材零件鬆脫,丙在使用器材過中遭鬆脫掉落之零件砸傷,丙除向乙加盟店要求負賠償責任外,是否得同時向甲加盟總部請求賠償?

【解析】

加盟總部與加盟店兩者間原則上是不同的法律主體(除非是加盟總部之直營店,就直接屬於加盟總部所有)。消費者到加盟店使用、購買商品或服務,是直接與加盟店訂立契約,與加盟店發生法律關係。若加盟店因其本身之疏失,導致與消費者發生糾紛,是否可以要求加盟總部負責?實務上加盟總部總是辯稱其與加盟店是不同法律主體、契約是消費者與加盟店訂立、相關疏失是加盟店造成等理由,拒絕負擔責任。

但立於消費者立場,通常很難就加盟總部與加盟店兩者之外觀上判斷他們之間的法律關係,因為兩者不論在招牌、店面裝潢、商品、服務方式幾乎一樣。且消費者選擇至加盟店進行消費行為多半因加盟總部樹立之品牌形象、商譽、商品與服務已獲市場認同,基於如此理由,法律上是否可允許消費者直接向加盟總部請求賠償?

台灣高等法院99年度上字第518號曾於個案中認為加盟總部應負民法第188條僱用人責任,理由簡述如下:

1、頂擎一生公司建立「詩威特」商標以表彰其在美容商品及美容服務之專業地位,千盈公司利用加盟店之名稱,吸引消費者前往其店內美容消費,而頂擎一生公司則利用加盟契約規範加盟店應使用其核定之美容產品、儀器及美容服務及規範等以收取利益,兩者共謀商業利益,頂擎一生公司並藉加盟店之員工行為擴大其營業範圍,若詩威特加盟店之受僱人因執行職務對消費者造成損害不能向頂擎一生公司求償,無異使頂擎一生公司只享受因消費者信賴及加盟體系所帶來之商業利益,而毋須對加盟店之侵害行為負責,自不符合公平原則。

2、...余惠蘭在上班時間穿著頂擎一生公司所規定之制服,在詩威特連城店內,使用經頂擎一生公司核定裝置之太空艙儀器,執行經頂擎一生公司核准之蒸氣療程,依上開最高法院判例要旨,在外觀上已足認余惠蘭係頂擎一生公司之受僱人,故頂擎一生公司對於余惠蘭之侵權行為,依法亦應負民法第188條第1項之賠償責任。」

此,本件乙加盟店所提供之服務若是必須按照加盟契約規定使用加盟總部商標、器材,且員工須穿戴識別加盟總部連鎖之標誌衣物,則參酌上開見解,應有機會認為甲加盟總部應負僱用人責任,須對丙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此外,丙也有機會主張加盟總部與消費者間之契約責任,最高法院 101 年度台上字第 966 號民事判決亦提及:「按加盟業主對加盟經營者有規範或監督之權利義務,為不動產經紀條例第四條第八款所明定。

且加盟經營者對外表明其為加盟業主之加盟店,並使用加盟業主之商標、服務標章,客觀上亦足使一般消費者認為至加盟店營業場所為交易,係由加盟業主及加盟經營者共同提供不動產仲介服務...。倘中信公司與勤實加公司均屬經紀業,該公司對於上訴人應否負授予代理權之本人責任或表見代理之授權人責任,即值斟酌。」

簡言之,最高法院似認為加盟總部與加盟店之間雖分屬不同法律主體,但加盟店對外表明其為加盟總部之加盟店,並使用加盟總部之商標、服務標章,客觀上亦足使一般消費者認為至加盟店營業場所為交易,係由加盟總部及加盟經營者共同提供服務,所以認為加盟總部應該要負契約責任。據此,本件丙似可援引表見代理之法律關係要求甲加盟總部負契約之損害賠償責任。

                                                      劍無鋒律師事務所